首页 > 正文
江西治癫痫病要多少钱,安徽癫痫病医院哪家正规,安徽怎样科学治疗癫痫病

江苏癫痫病治疗医院哪家专业,江西中医怎样治疗儿童癫痫,上海癫痫病医院排名前十,浙江治疗小儿癫痫偏方,上海哪家医院看癫痫专业,安徽小儿癫痫哪里治疗的好,江苏省癫痫病研究中心,江西有治癫痫的医院吗,安徽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效果比较好,南京哪里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好

  原标题:“核潜艇之父”黄旭华:冉冉白发 大国栋梁

  央视网消息:时间都去哪儿了?“滴答滴答”,千家万户的钟表声中,有着我们多少的牵挂;上海的这家钟表店里,修补好了我们多少的回忆。下面我们来关注一位老人,来看看他的时间都去哪儿了?

  “核潜艇之父”黄旭华今年已经93岁了,60年的光阴,从青丝到白发,他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核潜艇事业。在他过往的岁月中,有很多难以忘却的时刻。他的人生,正如深海中的潜艇,无声,但有无穷的力量。我们来听一听这位老人来述说,他这一辈子,关于时间的选择。

  每天早上,黄旭华院士都会来到办公室,尽管已是93岁高龄,他每天仍旧会工作一上午。

  在黄院士的记忆里,有这样一些时间,难以忘记。

  小时候,黄旭华想的不过是继承父母的志愿,当一名好医生,治病救人、救死扶伤。抗日战争爆发后,为了安心读书,他徒步走了四天山路,脚都起了血泡,到了广西桂林,然而想象中的净土并不存在。

  那一天,心中屈辱的怒火让黄旭华改变了志向,后来,他进入了上海交大造船系。1958年,他被选中成为首批参与研制核潜艇的人员之一。

  中国是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,开始了核潜艇的研制,但哪怕没有条件,也得“排除万难”,绝不等待。

  功夫不负苦心人。从1970年到1981年,中国陆续实现了第一艘核潜艇下水、第一艘核动力潜艇交付海军使用、第一艘导弹核潜艇顺利下水,成为继美、苏、英、法之后第五个拥有核潜艇的国家。

  1988年,核潜艇在南海作深潜试验,62岁的黄旭华亲自带队,下潜水下300米,完成了4个小时的下潜试验。

  黄旭华以花甲之龄,直面惊涛骇浪,也牵动着夫人的心弦,但夫人从不动摇他的决心。

  母子俩都没想到,这一分别,就是30年。再回到家乡的时候,母亲已是95岁高龄,自己也已经是两鬓斑白。

  对远在天边的父母兄妹,黄旭华亏欠良多;对近在眼前的夫人孩子,他也无暇照料。对这个把自己献给国家的人,他的亲人选择以爱包容。

  虽然已是耄耋之年,黄旭华院士的日程依旧排得很满,他经常到校园、到科研院所做讲座,他最大的心愿,就是我们的国家能早日建成科技强国,从“跟随者”变成“领跑者”。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  原标题:“核潜艇之父”黄旭华:冉冉白发 大国栋梁

  央视网消息:时间都去哪儿了?“滴答滴答”,千家万户的钟表声中,有着我们多少的牵挂;上海的这家钟表店里,修补好了我们多少的回忆。下面我们来关注一位老人,来看看他的时间都去哪儿了?

  “核潜艇之父”黄旭华今年已经93岁了,60年的光阴,从青丝到白发,他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核潜艇事业。在他过往的岁月中,有很多难以忘却的时刻。他的人生,正如深海中的潜艇,无声,但有无穷的力量。我们来听一听这位老人来述说,他这一辈子,关于时间的选择。

  每天早上,黄旭华院士都会来到办公室,尽管已是93岁高龄,他每天仍旧会工作一上午。

  在黄院士的记忆里,有这样一些时间,难以忘记。

  小时候,黄旭华想的不过是继承父母的志愿,当一名好医生,治病救人、救死扶伤。抗日战争爆发后,为了安心读书,他徒步走了四天山路,脚都起了血泡,到了广西桂林,然而想象中的净土并不存在。

  那一天,心中屈辱的怒火让黄旭华改变了志向,后来,他进入了上海交大造船系。1958年,他被选中成为首批参与研制核潜艇的人员之一。

  中国是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,开始了核潜艇的研制,但哪怕没有条件,也得“排除万难”,绝不等待。

  功夫不负苦心人。从1970年到1981年,中国陆续实现了第一艘核潜艇下水、第一艘核动力潜艇交付海军使用、第一艘导弹核潜艇顺利下水,成为继美、苏、英、法之后第五个拥有核潜艇的国家。

  1988年,核潜艇在南海作深潜试验,62岁的黄旭华亲自带队,下潜水下300米,完成了4个小时的下潜试验。

  黄旭华以花甲之龄,直面惊涛骇浪,也牵动着夫人的心弦,但夫人从不动摇他的决心。

  母子俩都没想到,这一分别,就是30年。再回到家乡的时候,母亲已是95岁高龄,自己也已经是两鬓斑白。

  对远在天边的父母兄妹,黄旭华亏欠良多;对近在眼前的夫人孩子,他也无暇照料。对这个把自己献给国家的人,他的亲人选择以爱包容。

  虽然已是耄耋之年,黄旭华院士的日程依旧排得很满,他经常到校园、到科研院所做讲座,他最大的心愿,就是我们的国家能早日建成科技强国,从“跟随者”变成“领跑者”。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  原标题:“核潜艇之父”黄旭华:冉冉白发 大国栋梁

  央视网消息:时间都去哪儿了?“滴答滴答”,千家万户的钟表声中,有着我们多少的牵挂;上海的这家钟表店里,修补好了我们多少的回忆。下面我们来关注一位老人,来看看他的时间都去哪儿了?

  “核潜艇之父”黄旭华今年已经93岁了,60年的光阴,从青丝到白发,他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核潜艇事业。在他过往的岁月中,有很多难以忘却的时刻。他的人生,正如深海中的潜艇,无声,但有无穷的力量。我们来听一听这位老人来述说,他这一辈子,关于时间的选择。

  每天早上,黄旭华院士都会来到办公室,尽管已是93岁高龄,他每天仍旧会工作一上午。

  在黄院士的记忆里,有这样一些时间,难以忘记。

  小时候,黄旭华想的不过是继承父母的志愿,当一名好医生,治病救人、救死扶伤。抗日战争爆发后,为了安心读书,他徒步走了四天山路,脚都起了血泡,到了广西桂林,然而想象中的净土并不存在。

  那一天,心中屈辱的怒火让黄旭华改变了志向,后来,他进入了上海交大造船系。1958年,他被选中成为首批参与研制核潜艇的人员之一。

  中国是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,开始了核潜艇的研制,但哪怕没有条件,也得“排除万难”,绝不等待。

  功夫不负苦心人。从1970年到1981年,中国陆续实现了第一艘核潜艇下水、第一艘核动力潜艇交付海军使用、第一艘导弹核潜艇顺利下水,成为继美、苏、英、法之后第五个拥有核潜艇的国家。

  1988年,核潜艇在南海作深潜试验,62岁的黄旭华亲自带队,下潜水下300米,完成了4个小时的下潜试验。

  黄旭华以花甲之龄,直面惊涛骇浪,也牵动着夫人的心弦,但夫人从不动摇他的决心。

  母子俩都没想到,这一分别,就是30年。再回到家乡的时候,母亲已是95岁高龄,自己也已经是两鬓斑白。

  对远在天边的父母兄妹,黄旭华亏欠良多;对近在眼前的夫人孩子,他也无暇照料。对这个把自己献给国家的人,他的亲人选择以爱包容。

  虽然已是耄耋之年,黄旭华院士的日程依旧排得很满,他经常到校园、到科研院所做讲座,他最大的心愿,就是我们的国家能早日建成科技强国,从“跟随者”变成“领跑者”。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浙江哪个医院可以确诊癫痫病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